层出不穷的「铁鍊綑脚」案例,卫福部不能永远视而不见

认知症照护上的问题再次出现在台湾媒体上,可预言的是:类似的问题将持续出现在台湾媒体上。因为随着高龄化迅速发展,罹患认知症患者也相对越多,倘若政府无法提出有效的认知症政策,家庭无此方面知识与照护技术,最直接的思维与做法就是约束,差异仅是约束所使用的器具不同,地方政府虽可以安置方式暂时纾解问题,中央的卫福部不能永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日前,苗栗县78岁陈姓老翁因认知症常游走而走失,近半年被妻子以粗铁鍊鍊住左脚,拴在三合院住家神明厅前龙柱,身旁只有一张躺椅及棉被,窝在屋檐下过夜。妻子表示,丈夫都会乱跑,还在屋内大小便、乱拔电线、乱翻衣物及在墙上涂粪,曾找过养老院,但都推托因罹患认知症会游走,嫌麻烦不收,才会将其鍊在屋檐下,限制行动。

类似案例从台湾到国外,层出不穷。(相关案例整理可见文末之表格彙整)

从上述案例中,可见类似事件中外皆然,差异仅在发生的频率与次数,家人如不关心认知症长者或配偶,早已送长照机构或自己跑掉,会出现这些悲剧,大多是社会支持不足,促使照护者欠缺足够知识及照护技巧。

无法了解认知症家庭之困扰,难以长出本土认知症整合政策

面对认知症患者人数随着社会高龄化而增加,如果政府未能提出有效的认知症政策,提供家庭照护上所需的支持,当家庭不懂得如何照护,欠缺照护方法与技巧,以约束方式来面对游走,家庭照护者也得不到喘息服务,当压力无法承受时,往往是走向结束彼此生命的方式,社会悲剧自然持续会发生。

要能降低这类问题,首先,政府必须提出周全与符合台湾本土需求的认知症政策,目前的认知症政策是抄袭国外,未能针对认知症家庭困扰之处及需求进行了解,更无法有效规划出政策实施优先顺序,虽宣称去年至今年将提供90亿预算在认知症政策上,至今看不到预算将如何运用,担心到今年底,若90亿预算花完,能看到什幺成果。

我们文化中非但欠缺对老化及长照的内涵,更遑论对认知症的知识与照护技巧。台湾极为欠缺认知症照护人才,因此如何培育认知症照护专业人力是认知症政策当务之急,但卫福部却以布点为首要执行重点,找不到适格的共照中心,就将医疗院所挂上共照中心的招牌,将医疗与认知症照护似乎写上等号,忽视台湾医学教育至今仍无法提供认知症整合照护的课程。

认知症照护是需跨领域进行科际整合,结合着医学、护理、社工、心理学、职能治疗、物理治疗、口腔保健、营养学、室内设计等专业知识,必需整合出吻合认知功能缺损所需、具有文化内容的照护知识与方式,这是需要时间与研究进行累积,台湾至今仍是沙漠。

倘若欠缺认知症整合照护知识及技能的研究,如何进行认知症专业人力的培训,目前的现象是政府编列预算,交由各共照中心自行安排,最后是钱花了、课程上了、证书拿了,有专业人员训练证书的所谓「专业人员」碰到认知症家庭,仍无法提供服务或协助解决问题,家庭照护问题若无法有效解决,悲剧如何能减少。

诚如苗栗县通霄镇78岁陈姓老翁,陈妻无力照顾,遂以粗铁链绑着陈翁脚,链在这家三合院住家石柱上,根据媒体报导,社工师多次稽查也未获改善,倘真如此,前去的社工师是否曾参与认知症照护培训,是否报请共照中心提供专业服务,是否提供长照服务与评估,否则问题为何持续存在。

老人照护中困难度最高的一环,该如何留下专业人力?

照护认知症的长者,如果不了解什幺是认知症、照护应是如何进行、照护计画该如何规划、社会资源在那及如何运用、环境如何进行改造、老人福祉科技与辅具等运用、生活照护该如何规划与进行等整合照护上所需的知识,长照人员是无法称为「专业」人员。

目前面对认知症长者游走,大多是以约束来面对,差别仅是:物理性约束或是化学性约束,物理性约束理应是以较安全的约束带,以避免皮肤受伤,但一般民众不懂时,最直接的方式则是以铁鍊绑着。化学性约束则是以精神性药物给予服用,使长者昏睡或肢体无力无法行走,短期副作用是容易产生跌倒,跌倒是长者意外死亡第二位原因,根据临床研究长期服用的副作用是影响心脏功能。

因目前医学界尚未研发出可治癒认知症的药物,所以全世界在面对认知症照护上提出的口号是:「与认知症生活在一起(Living Well with Dementia)」,要能生活在一起,首先当然一定先要能认识什幺是认知症,认知功能退化与生活能力改变有何关係,更要懂得照护技巧与生活照护的活动安排,否则照护压力仍是持续上升。

政府倘能培训出认知症专业人力,今天73家的共照中心,350处的社区据点才能提供真正的专业服务,否则这些服务据点的数字仅是彩绘出政府亮丽的报告,正如:卫福部两年所允诺的认知症安全看视服务,至今少有共照中心能提供此项服务,认知症家庭的照护压力无法纾解时,悲剧仍会持续出现。

此外,认知症照护是老人照护中困难度最高的一环,除需政府投入人才培育,更需建立专业认知症照护分级制度,配合着专业给付,如此才能吸引与留住专业人力,如果薪资及培训制度与其他老人照护是一样的,如何能留下专业人力。

同样的问题发生在长照机构,今天照护其他需要长照服务的长者与认知症长者间做选择时,长照机构势必会放弃认知症长者;同样是要照护认知症长者,长照机构及日照中心会选择精神行为症状(BPSD较少者,没有暴力行为或会游走的长者,这就是为何,苗栗县78岁陈姓老翁的妻子面对亲友指责,无奈说:「养老院不收啊!你要我怎幺办?」

即使今天地方政府的社政机构面对类似问题,处理方式是协助安置,被要求接受安置的长照机构,都是忍气吞声的接受,除因为是照护困难,关键是政府提供的安置费用没有超过两万元,大多是介于一万六至一万八千元,行政主管机构权势让长照机构不得不接受,事实上在台北一个月收费六万,都可能无法做出高品质的认知症照护。

长照机构受限于长照照顾服务法第35条规定,若照护人力不足下,无法有效提升照护品质,约束仍是无法避免,因该条文是以行政方式限制长照机构收费,该条

无法以同理心规划认知症政策,家庭悲剧也不会停止

今天卫福部的长照思维仍以社会福利为考量,排除自由经济的发展,而长照机构若要能提高认知症照护品质,除要足够照护人力,更要有经过充分认知症照护训练的人力,再配合老人福祉科技与辅具的购置、认知症环境的规划等投资,每项工作都需要资金投入,倘无法以适当的收费来平衡,要求长照机构能接受认知症长者,且能提供有品质的认知症服务,如缘木求鱼。请卫福部长在法规限制下,自己来做一示範性的长照机构。

认知症照护与长照均是以生活照护为主,医疗照护为辅,生活是非常个人化的方式,一旦涉及需要量身裁制的个人化照护方式,则需要专业知识、及人力时间的投入,才能见到有品质的认知症照护服务。

若政府无法以同理心去重新思考与规划认知症政策,仅是以同情心去面对外界,卫福部仍以亮丽的数字来粉饰太平,今天出现苗栗认知症长者遭家人以铁鍊綑绑脚的事件,将持续发生在台湾各个角落,社会因认知症照护所发生的家庭悲剧也不会停止,势必影响台湾的国力及民众对政府的信心。

延伸阅读回忆凋零,爱还在:当失智症踏入家中画虎不成反类犬:「地中海风」日照中心,吻合认知症患者的生命史吗?认知症海啸来袭,台湾如何以美、日、港的政策规划为师?

因认知症所衍生的家庭悲剧一览表

约束案例时间地点事情经过2018年9月台湾彰化彰化县鹿港镇一名媳妇用被绳子套住78岁患有认知症婆婆的脖子,把婆婆绑在大楼阳台,因婆婆常失禁、漏尿,加上重听,媳妇认为,将她绑在阳台上方便照顾;也因婆婆会有自捏的自伤行为,常会破皮流血,媳妇绑住她是为了保护她,套住脖子的绳子留有空隙,不用担心会勒住她。媳妇表示,还绝对没有伤害她的意图。

彰化社会处了解后表示,也许真的出自保护她,没有伤害意图,但方法不对,也违法。2018年9月美国马里兰州一名男子沃佛德(Walter William Wolford Sr.)被指控伤害他患有认知症的妻子,因他在妻子颈上绕着8呎长的尼龙狗绳,周末带她到约克市集,当绳带鬆掉时他会拉紧,这个动作导致妻子的头部向后仰,在她喉咙周围留下红色印记。66岁的沃佛德被控企图伤害。

沃佛德说,他去年带妻子去市集,没绑绳带,结果她乱走迷路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当她走出市集大门时,才被找到。在那之后,沃佛德决定需要防止她再次走失,于是想到用绳带的点子。当妻子想要走开,轻扯绳带就会让她停止。

沃佛德的儿子当时也在市集,除了不认为父亲虐待母亲外,并未提供太多讯息。沃佛德的儿子带走母亲,沃佛德则被关进监狱,隔天上午开庭,以5000美元无抵押保释金重获自由。2018年泰国北柳府一名83岁川婆婆罹患认知症,曾游走后迷路,被65岁的继妹用铁链锁住脚踝,将她锁在家门前,邻居不忍她被生鏽铁链折磨,于是找来电锯锯断脚镣并报警。川婆婆的继妹解释,此举是为了防止川婆婆走失发生意外。川婆婆之前独居,故照顾她的责任落在继妹身上,她说川婆婆患有阿兹海默症,之前曾离家好几次,川婆婆曾在暴风雨来临时走失,最后才在米田中找到她孤身一人。2017年1月台湾嘉义一名担任铁工的邱姓男子因不堪长期照顾患有阿兹海默症父亲的压力,一时气愤下,在深夜用买来铁鍊将父亲套颈,防止再走失,但又突然情绪失控动手殴打父亲,民众见状报警。嘉义地院依剥夺直系血亲尊亲属行动自由罪,加重其刑,不准缓刑及易科罚金,判邱男徒刑4月,不得上诉。

除此之外,倘若经济上有能力照护,但无法承受认知症无药可治癒、无法面对疾病所造成最亲密的人持续的退化,甚至是无法承受照护压力,则是以最悲恸的方式来面对,结束彼此的生命。照护压力产生悲剧案例时间地点事件经过美国明尼苏达州77岁亿万富翁贾克伯斯(Irwin Jacobs),遭发现与同年龄的妻子亚历山卓拉(Alexandra Jacobs)陈尸于其占地达32亩,价值2200万美元的超级豪宅内,根据贾克伯斯好友指出,这起双尸命案,是贾克伯斯先开枪打死结缡57年的妻子后饮弹自尽。

根据指出,亚历山卓拉因为出现认知症徵兆,去年开始几乎都坐轮椅,贾克伯斯则对妻子的情况感到沮丧。2018年英国

一名84岁老翁弗兰克斯(Lawrence Franks)不忍把结婚62载患上认知症的86岁妻子帕特里夏(Patricia Franks)送往老人院,用铁棍把她打死,被控谋杀。

法官判案时形容这是一宗令人悲伤的案件,认为被告对妻子一往情深,轻判他入狱两年,缓刑两年。法官判案时说,弗兰克斯对妻子不离不弃,一直照顾她,直至自己无法应付,最后唯有遵照妻子的遗愿。他形容弗兰克斯「直至目前,完全是一个好人」。

2017年2月加拿大魁北克省

57岁的卡多(Michel Cadotte)以睡枕用力按住其患有严重阿兹海默症60岁的妻子利佐特(Jocelyne Lizotte)脸部,导致她窒息而死,死者在案发时,已患有阿兹海默症约10年,卡多被控一项二级谋杀罪。

陪审团听取到被告在案发前一年曾为妻子申请医助死亡,但死者被认为未到生命末期,不符合资格。

检察官帕拉普夫说﹕「她的健康已恶化至她再不能自理,不能与人沟通,亦无法认出亲友。利佐特处于极度脆弱的状态。」卡多在案发后曾将短讯上载至脸书网页﹕「对不起,我知道我已对你造成伤害,但我已崩溃」。

2017年美国

一名88岁的老翁土基维奇(Martin Turkiewicz)因不忍看着爱妻饱受认知症及忧郁症之苦,决定自己动手结束另一半的生命。老翁用铁鎚重击妻子头部多次导致其重伤,被安养院人员发现后送医捡回一命,老翁半年后被判处6个月徒刑、缓刑5年。

他在庭中未对自己的判刑有反应,只对未能获准与妻子见面表示十分痛苦。土基维奇向法官说:「我必须道歉。我相信她也需要听到我的道歉。我在此向法院及安养院请求,让我向妻子表达歉意,也让我告诉她我有多爱她。」

2016年日本日本埼玉县83岁老人不堪长期照护的疲劳,拿刀刺死认知症老妻,被捕后持续绝食两周,十八天后的上午过世;2015年日本包括因介护出现杀人未遂事件,共有44起介护过劳杀害亲人,六成兇嫌是65岁以上的长者。参考资料悲歌!失智老翁频走失 妻无奈铁鍊栓夫(自由时报)《苹果》独家 翁铁鍊拴脚睡屋檐 失智乱跑 披露后已安置护理之家(苹果日报)骇人!老妪失智漏尿 遭媳妇绳索勒颈绑阳台(苹果日报)Husband is arrested for walking his dementia-stricken wife around a county fair with an 8ft LEASH around her neck(Daily Mail)失智婆婆唔识返屋企 遭家人用生鏽铁链锁门前(苹果日报)铁鍊套阿兹海默症父颈 儿得坐牢4月不得上诉(自由时报)Former Vikings Part-Owner Fatally Shot Wife Before Killing Self in Multimillion-Dollar Mansion(People)Stockport man, 84, killed wife with dementia as 'act of mercy'(BBC News)Murder trial hears that Montreal woman with Alzheimer’s was not at end of life(The Star)88-year-old man who tried to kill wife with hammer sentenced(Chicago Tribune)老顾老长照悲歌!日老翁刺死失智妻 绝食死亡(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