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风电保险 商机上兆台币

离岸风电保险 商机上兆台币

台湾离岸风机保险额度上看兆元,吸引国内外保险业者承保,不过,受到颱风、地震等天灾频仍,与风电供应链仍在草创阶段等因素影响,保费并不低。(达德能源集团提供)


蔡政府喊出,2025年台湾离岸风力发电要达到5.5GW目标。保险业者说,若以风机重置成本估算,台湾离岸风电总保额可达8250亿台币、甚至上看兆元规模。由于台湾产险业无此承保能量,必须仰仗国外再保承接。据了解,目前包括瑞士再保、慕尼黑再保、AIG、德国安联等近10家再保公司都表达承保意愿,台湾则有国泰产险和富邦产险两公司参与。
不过,台湾颱风、地震发生率高,加上本地风电供应链仍在草创阶段,离岸风电存在高度风险,保费并不便宜。产险业者透露,离岸风电费率约是大型商业火险费率的4倍以上;虽然承保风险高,国泰产险乐观估计,将为保险市场带来数10亿元新商机。
离岸风电融资议题近来备受瞩目,但开发商向银行团办理专案融资或联贷,保险必须先到位,才能确保整体计画可行。在欧洲离岸风电保险安排市场,市占率逾8成的怡安保险经纪人表示,承作离岸风电保险须评估承包商经验、风机成熟度,但以「独立第三方海事担保调查」为启动保险的关键要件。
怡安保险经纪人再生能源专案小组协理王心榆指出,离岸风电技术相当专业,风机吊装及试车时,有施工风险,完工商转后有营运风险,相关承包风力设备商的资格和经验很重要,若无承作经验,保险公司就不会接受;另外,风机设计必须耐震和耐风。王心榆说,风机越成熟,耐震和可耐风速越高,会比只用原型机更佳。
不过,启动离岸风电保险的关键是独立第3方海事担保调查。怡安保险经纪人再生能源专案小组副总饶芯怡说,目前国际有7、8家合格的第3方调查人,会在风机作业的每个阶段进行调查,确保工程执行符合标準,达到调查人要求,保险才会启动。
王心榆表示,1个完整的离岸风电保险包括风机施工前的工程险,完工后的营运险,且必须同时保障天灾雷击和火灾等风险,保额以风机的重置成本估算。以市场行情看,发电1MW的风机造价约1.5亿元,1支风机若发电6MW,风机价值为9亿元;若风机全毁,保险理赔重置成本即9亿元。
以1MW1.5亿元重置成本计算,台湾在2025年若要达到5.5GW,总保额(即重置成本)达到8250亿元,台湾产险业无此承保能量,几乎得全数仰赖国外再保险,国泰产险和富邦产险虽参与,但首阶段多无「自留」,风险也转给再保承担。
除了天灾 还有…政治风险
经济部遴选出7家开发商建置11个离岸风场,希望藉此拉高再生能源发电占比,但专家警告,台湾离岸风场除面临颱风、地震等两大天灾威胁之外,不少开发商都担心政治风险,也就是如果政党轮替,政府的风电政策不延续,连保险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11个遴选胜出的离岸风场分布在风力强劲的西部外海,但台湾地震多,每年有逾千次地震纪录,且主要断层都位在西部。国泰产险指出,西部断层与离岸风场场址距离多不远,风机虽有耐震设计,但基础所在的海床若不断掏刷,大型钢结构会出现结构瑕疵,地震风险不容忽视。
怡安保险经纪人再生能源专案小组专案协理王心榆说,离岸风机虽一定程度耐震,就怕基桩打进的海床土壤液化;若土壤液化,大地震可能造成风机倾斜、倒塌,甚至飘走。此时风机就算全损,保险会按照重置成本理赔,打捞成本也由保险埋单。
另一大天灾则是颱风,国泰产险指出,欧洲发展离岸风电多年,但欧洲没有颱风,以现有离岸风机规格及抗风设计,是否能有效承受颱风侵袭仍需实证;尤其过去陆上风机颱风损失情况就比地震多,万一来个海上龙捲风,强劲瞬时涡流气旋可能对风机更具破坏效果。
不管颱风或地震,再不可预测,离岸风电保险都会承保,无法承保的是政治风险。一名保险业者透露,开发商最常问的问题,就是台湾若政党轮替,离岸风电政策会不会继续下去。一旦政策方向改变,业者可能血本无归,银行融资也会栽进无底洞。
保险业者说,政策是否延续的政治风险,在部分已开发国家可以承保,但不太会有国际保险业者承保台湾的政治风险,因为两岸地缘政治风险较高。尤其蔡总统执政期间两岸情势紧张,在此前提下,台湾政治社会环境的不确定性过高,保险公司承保意愿低;且除了不保台湾的政治风险,战争也不会承保。
外电也报导,美国加州一家专注再生能源保险公司GCube公司总裁Jatin Sharma指出,欧洲开发商可能把台湾海峡当成是北海或波罗的海,小看台湾海峡风险。Sharma说,建置在台湾海峡的离岸风场面临一定的资产和战争威胁风险,且因为台湾地震、颱风频繁,估计台湾离岸风场的保费至少要比欧洲贵3分之1以上。